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ENGLISH您好,欢迎来到Speak365官方网站 登陆 | 注册 | 预约
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咨询时间
适合所有年龄的神奇外语学习法:死记硬背
发表时间:2017-03-25 16:12:33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阅读次数:580

“外语难,难于上青天”

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,无数孩子正在艰苦地与外语做斗争——单词、短语、句子……尽管看不到他们痛苦的表情,但是你一定懂得那种艰辛。当然,作为一个成年人,你会更加嫉恨这个学习的过程——一般认为,成年人更难学会外语。当然,除了外语,其他所有自成系统的概念集合,对于成年人来说,似乎都是令人生畏的。

头脑风暴

头脑当中的巨变,往往是巧妙触发的。对于语言学习来说,本质也是如此。实际上,早在人类最初接触到学习外语这个课题的时候,有一种方法就已经屡试不爽了,但它却被认为是最为低级、枯燥、机械的一条路,那就是——“死记硬背”。

关于它的优劣之处的探讨,或许早已是外语教育者和学习者的老生常谈,但是在2005年伦敦学院大学(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,UCL)人类交流研究中心举办的一场特殊的“语言理解力的可塑性”研讨会上,专家学者又重新讨论起了这个话题。

Paul Iverson博士和Valerie Hazan博士所做的报告给出了对“死记硬背”的新结论。他们的研究结果显示,成年人在外语习得过程中的困难,从生物学角度而言并非不可挑战。与之相反,若给予适当的刺激,成年人的头脑可以经历二次训练,并有机会以相对容易的方式来“写入”一套新的语言。

UCL的语音学与语言学系的研究者们发现,儿童和成年人面对语音刺激时,表现出了巨大差异。儿童在学习母语时,对于语音的细微差别比成年人要敏感得多。即使是在学习外语时,儿童的这个优势也依然存在。相比之下,成年人的头脑已经深深地被母语所“固化”,也就是说他们的头脑有了选择性区分:对于非母语的语音差别刻意忽略,但对于母语的语音差别则有意关注。这一点很实用,让他们可以更好更省事地用母语进行交流。

然而两位博士的报告中却提出,他们发现通过重复性的语音听力训练,测试者对于外语语音的辨别力强多了,敏感度也显著提高。

日本留学生向来难以区分英语中的r和l的发音。实验组在伦敦和日本一共募集了63名志愿者,让他们接受一套重复听力训练,并在训练展开的前后分别测试,判断他们的英语语音辨别能力。仅对于r和l的语音辨别这一项而言,课程前测试的日本志愿者表现的平均准确率是60%,而在课程结束之后,这个数字就上升到了78%。

Paul Iverson 从语言的经验角度提出了问题的关键:学习母语的时候,每学到新的单词概念或语法概念,负责语言的复杂神经网络就会发生变化。随着母语的反复刺激,业已形成的记忆就逐渐强化和固定。所以说,母语一旦熟悉,大脑里的语言神经的可塑性就大大降低,这就是造成外语学习困难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当成年人经历过特殊的训练,将母语对于语言感知力的“固化”作用减弱以后,他们就将迎来更加轻松的学习过程。这种训练的一个很大的组成部分,就是让人反复收听母语当中所不存在的发音。简单的新型语音刺激多次重复,原先“固化”的语言神经网络随即开始松动,外语学习的枷锁由此得到解除。

“强制导入”的高效神奇

无独有偶,最近发表于《神经科学期刊》Journal of Neuroscience 的一篇语言学论文里,Yury Shtyrov博士和他的团队也共同诠释了“死记硬背”的神奇功效。他们为16名身体状况良好的测试者每人选一个外语单词,于14分钟内连续播放160次。之后的脑电波测试表明,经过这种反复“洗脑”之后,他们的大脑的确形成了全新的神经回路。这些回路专门负责在听觉系统接收到相应信号时,让大脑识别出单词的语义。

目标单词每重复播放20遍,科学家就对测试者进行一次脑电波检测。测试内容是让测试者听一组各不相同的外语单词。其中包括目标单词,还有一些读音和目标单词相近的其他词。开始时,测试者听到发音相近的那些词时会出现新型脑电波脉冲,但是当目标单词重复次数到达160次(也就是第八次脑电波测试)之后,测试者的波形和他们听到熟悉的单词时的波形就别无二致了。也就是说,他们的大脑在160次的重复收听之后,就能够准确识别这个词的语音了。

这个结果再次印证了5年前的“语言理解力的可塑性”研讨会上所谈到的现象。成年的外语学习者们此后不再需要担心自己的无能了,只要愿意反复收听,那么记住一个词就根本不成问题。此外,Yury Shtyrov博士还指出,如果在反复收听的基础上再加上反复的发音尝试,那么最终形成的新型神经回路将变得更庞大、更复杂。

这项成果现在已经迅速发展了失语症的疗法。研究者们暂时称它为失语症的“强制导入型疗法”(constraint-induced aphasia therapy)这将使得脑损伤的患者更快速地恢复语言能力。“重复收听,重复发音,重拾语言,轻松搞定”,Yury Shtyrov 充满希望地谈到。另一名语言学教师Paul Noble的工作也许和他珠联璧合。Paul Noble 发现,相似的方法可以让小学生们“忘记”一个单词,但是同时学会一个新的单词。他强调:“人在没有压力和任务的情况下是最容易进行学习的。比如说你带着浓厚的兴趣,开始关注一种新的体育比赛。你并没有刻意地去记住里面的规则,以及运动场的名字和形状,但是你却能在不知不觉中记住。”

神经网络的“形态竞争”

其实人的头脑有时就如同一台计算机——当然,更多时候和计算机的差异是巨大的。它在被写入一套操作系统(一种语言)之后,语言区的神经网络就会重构。许多轴突迁移到别的神经元树突上,有的原始链接则会断开。这样才能适应这套操作系统。

但是从此之后,它就会主动拒绝另一套操作系统(另一套语言)的写入。这个过程是因为母语反复的刺激而产生的神经网络的“固化”,它大大降低了大脑最初的语言感知力。因为对于语言的习得和记忆,其本质就是靠改变大脑语言区的神经网络结构来完成的功能转变。从功能主义的角度来讲,外语学习只不过是形态变化导致功能变化的一个复杂过程而已。

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母语越来越熟悉和了解。与此同时,我们听到外语语音的时候,也越来越迟钝,即更加倾向于将它们当成非语言的声音信号来处理。学习外语的困难,乃是由于神经网络固有的惯性所致。

“死记硬背”——语言惰性的克星

假如你是一个为学外语而烦恼的人,那么请你满怀信心地开始“死记硬背”的旅程吧。别再踌躇不前了,这个办法将帮助你克服绝大多数你能够预见的麻烦。只不过,请别忘记在适当的时候让大脑休息。否则你很可能真的被机械化地“洗脑”了。

友情链接